是我們該多做學問的時後了          李家同(87/0730)

    院士會議中,大家關心的是我國學術水準的問題,我國學術研究的風氣,最近一直在進
步之中,二十年前,我回國的時候,我們電機系能在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的實在少之又
少,現在沒有這種記錄的是少數,有很多年輕的教授,雖然已有論文發表在好的雜誌上,仍
然還未升等。
    儘管我國的學術水準在進步,我們國家頂尖的學者似乎仍嫌不多,我們的學者很少能在
國際會議上向全體出席者發表演講,能夠擔任重要國際刊物編者也不多。總而言之,有資格
被稱為世界級的學者不是沒有,可是絕對不多。
    每次院士們談到這個問題,政府的高級官員們總是第一批承認政府的制度有問題,他們
認為我們的兵役制度一旦去掉,大批優秀的學者就不會在豔陽下流汗,他們會利用這段時間
努力地做學問,我國的學術水準就因此會大為提昇了。政府也似乎承認政府對想做研究的學
者支持的不夠,因此打算一口氣撥一百五十億來支持研究。
    我不是政府官員,我是大學教授,我也常和國外教授聯絡,我實在看不出政府有什麼對
不起我們的地方,我們那些國立大學的研究設備、研究室、圖書館絕對是一流的。如果我們
做不出好的研究,不該再怪政府了。我這一行有不少印度學者,他們的研究環境比我們差太
遠了,可是他們之中有好多世界級的學者,最令我難受的,是這些學者的研究都是在印度完
成的。
    有一次,一位印度教授到清大資訊系來演講,講完以後,我們一致感到慚愧。他演講中
提到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觀點。我認為我們的研究做的不夠好,並非政府的錯,而是我們學
問不夠好,而學問不夠好,是因為我們不夠用功的原因。
    前些日子,看了一篇非常精彩的論文,這篇論文有突破性的貢獻,解決了一個很多人想
解而沒有成功的難題。作者是大家一致公認的奇才,很多人也許會認為作者聰敏過人,才有
此成就。可是如果我們仔細地看這篇論文,我們會發現這篇論文的關鍵在於一篇1921年的數
學論文,作者知道這篇鮮為人知的論文,他利用了這篇論文,才解掉了一個難題。
    我們教授們學問不夠深厚,就像運動員體格不好,體格不好的運動員能創造好成績嗎?
我們大家都應該學學曹永和院士,如果我們說他一直在做研究,還不如說他一直在做學
問,這個年頭,有多少學者肯如此認真地研究荷蘭文,也就因為他在荷蘭文上的造詣,使他
在台灣史上有好的研究成果。
    最近有一位學生和我談起他英文聽力的問題,他打算去上一個什麼訓練班,使他能在短
期內建立良好的英文聽力。我稍為測驗了他一下,就發現其實他認識的英文生字根本不多,
我建議他反其道而行之,努力地打好英文基礎,認識更多的英文生字,至於英文聽力,自然
而然會好起來的。
    希望在夜深人靜以後,我們的教授們不僅在實驗室裡做實驗,在電腦前面寫程式,也在
書房裡看書。我們教授學問好了以後,就會教出喜歡追求學問的下一代,我們只有如此做,
才會建立起一個優良的學術傳統。
    有了大批有學問的學者,我們就能建立所謂的學術傳統,有了好的學術傳統,好的學術
文化,好的研究成果自然而然會因應而出的。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沒有好有學問的學者,即
使政府努力地建立一個好的大環境,給我們兩百億的研究經費,我們仍然不可能有突破性的
研究成果的。

10/07: 首篇文章

類別: 未分類
作者: 林 子路
最後回應:licheng licheng
這是系統幫你建立的部落格首篇文章. 請自行修改.